新闻动态/news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2016年同济大学毕业典礼发言---陈义汉

来源:新闻动态  发表时间:2016-07-07 阅读次数:5706

 

各位毕业生,各位领导、家长、来宾,

今天我们相聚于此,共同见证各位同学从百年同济毕业,奔赴伟大的变革中的社会。你们恰逢近代以来中华民族最好的发展时期,无数的机遇正在向你们招手!衷心地祝贺你们!

现在,此刻,我想问一问即将走出校园、从事不同行业的你,除了关注你的职业发展和未来前途以外,是否还记得初入大学时的理想?是否还深怀那美好的理想主义情愫呢?

“善进,恶亦进”。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的物质财富实现了极大的丰富。然而,我们的精神家园却有所荒芜。人们的思想在传统与现代的碰撞中历经动荡,逐渐趋于现实主义、实用主义和精致的利己主义。神明不再令人敬畏,信仰也失去了光芒。物质享受显得特别地重要,理想主义有时成为了笑料。我属于60后这代人。现在回忆起来,那不曾遥远的二十世纪后叶恰如歌中唱道的那样:“记得早先少年时,大家诚诚恳恳,说一句是一句。”“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是啊,那时的生活虽然没有现在富足,但是我们依然在理想主义的感召中幸福着。遗憾的是,那个时代似乎渐行渐远了。当今社会多元而开放,充满着机遇;诱惑多了、浮躁之气也多了。我们一些人一时迷失于“理想国”、“孔子世界”和“精神家园”之外。

孔子曰:君子谋道不谋食,君子忧道不忧贫。唐朝刘禹锡在《陋室铭》中写道:斯是陋室,惟吾德馨。北宋大学问家张载说: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天下开太平。这些至理名言教导我们,人生需要不忘自我修炼和自我完善的人生理想,也需要深怀救世和改造世界的社会理想。我们敬爱的老校长李国豪教授,在文革期间曾被囚在隔离室。就在那间阴冷潮湿的陋室里,他不舍昼夜地工作,他忘记了自己身处何方,忘记了身心所遭受的折磨,人生理想成为指引他前行的一盏明灯。他两手空空,只能利用仅有的报纸的边角和夹缝,演绎推导秋去冬来,寒暑交替,这位文革囚徒不负苦心,终于科学地阐明了武汉长江大桥的晃动问题和南京长江大桥的稳定问题,建立了桁梁扭转理论,为大桥的设计扫除了障碍。苦难没有击垮他,理想主义滋润着他的生命。老校长的范例昭示我们:在艰难的岁月里,对人生理想的坚持和守护,比黄金更珍贵,比钻石更灿烂。

“这是信仰的时代,这是怀疑的时代。”“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面对纷繁复杂的社会,能做出正确选择的人,只有你们自己。在这里我向大家提两点希望:

第一、不忘初心,坚守理想:初心是起点时心怀的承诺与信念,是困境时履行的责任与担当。你们年轻,充满朝气和活力;你们眼界开阔,思维活跃,你们是时代的眼睛,你们要照耀着大家走路,照亮我们的社会和我们的世界,照亮人类文明的进程。理想越是丰满,现实就越显骨感。然而正因为如此,我们更应该珍视自己的理想。麻雀满足于山丘之上的树梢,所以它的世界只有几丈之高;大雁满足于云端,所以它与云雾为伍;雄鹰志存高远,所以它鹏程万里。“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能够左右我们的绝不是环境,而是理想,它主宰着我们的思想和行动,决定了我们命运。任重而道远,死而后已。

第二、忍受孤独,宁静致远:理想主义的对立面是现实主义或者实用主义。理想属于观念,不是现实;理想代表了完美的观念,是至善;理想远离自私,代表道德完美和天下为公。所以,人类实现自身理想的旅程漫长而修远。理想主义者注定孤独。所谓:高山流水,知音难觅,玄断有谁听为了理想,我们需要离乡背井,风餐露宿,忍受寂寞,饮尽孤独。在理想的旅途上,我们不可彷徨,更不能随波逐流。“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在座的各位毕业生,你们生于思想变革的洪流中,希望你们做一个理想主义者,多一些童话世界的纯真和精神贵族的傲骨。生命不止,理想不灭。

每每漫步于美丽的同济校园,我常常会欣赏那风格迥异却精致风雅的同济建筑群。一方面感慨于现代科学技术的磅礴之力,一方面又深深折服于建造者的“匠人匠心”。“工匠精神”一词今年很火。或许你们未来的现实职业并非工匠,但是我希望你们能够以“工匠精神”对待自己的职业生涯。“工匠精神”是一份精雕细琢、追求卓越的用心。但归根结底,它体现的依旧是理想主义。缺乏了理想的心灵不可能潜下心来打磨好手中的“零件”。而我更希望你们所拥有的“工匠精神”并不止于对“物”的打磨,更重要的是对人生信条和道德修养的锤炼。

道德之崇高、信仰之伟岸、思想之深邃和精神之宏远永远是我们追寻的理想世界。世间最壮丽的景致莫过于通往理想的旅途!

七月的同济,凌霄花开得格外明艳。你们也将会像它一样,经过大学沃土的滋养之后,附木而上,直冲云霄。今天以后,你们要踏上新的征程,怀揣理想,你们将锐不可当。我衷心地祝福各位在座的毕业生:事业美好、人生幸福、梦想成真!